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運動

4位工會幹部談履職感言:設身處地,做好新時代下的職工“孃家人”

由 央廣網 發表于 運動2022-06-24
簡介上午9時30分,記者見到安徽“狀元技工”許啟金、重慶市奉節縣“工棚律師”向永興、廣東“勵志哥”程祖彬、來自航空工業西飛的鉚裝鉗工薛瑩,4位代表胸前佩戴工會會徽,緩步走進會場

履職感言簡短几句話

央廣網北京10月22日訊息(記者王晶)今天(22日)上午,中國工會第十七次全國代表大會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開幕。在此次參會代表中,基層和一線職工代表比例由中國工會十六大時的47。9%提高到60%以上,工人代表比例由中國工會十六大時的5。9%提高到18%以上,進一步增強了代表構成的廣泛性、代表性。

上午9時30分,記者見到安徽“狀元技工”許啟金、重慶市奉節縣“工棚律師”向永興、廣東“勵志哥”程祖彬、來自航空工業西飛的鉚裝鉗工薛瑩,4位代表胸前佩戴工會會徽,緩步走進會場。

他們雖來自不同地區、不同行業,卻有著同樣一種身份:“深耕”基層的工會幹部,且至今仍工作在生產一線。

4位工會幹部談履職感言:設身處地,做好新時代下的職工“孃家人”

中國工會第十七次全國代表大會於今天(22日)上午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開幕,代表們紛紛入場。(央廣網記者王晶 攝)

“我們都來自基層一線”

“我是安徽省總工會兼職副主席。自1982年參加工作以來,一直從事高壓輸電線路執行維護工作……”全國勞模許啟金一身工裝,面對記者侃侃而談,“我喜歡搞一些小發明、小創造,都是我親手製作的,小巧輕便、操作簡單、易於攜帶,在使用中能夠保障作業人員安全、提高工作效率、降低勞動強度,我的工友們都喜歡用。”

“是工人,在一線”,在許啟金看來,這是自己作為工會主席的工作優勢。而這也正是記者採訪到的4位工會幹部代表的共同特點。

“工作26年以來,我就做了一件事,就是和鉚釘在‘較勁’。”薛瑩,中國國防郵電工會兼職副主席,來自大型運輸機的“家鄉”航空工業西飛,從事波音737-700垂直尾翼可卸前緣的裝配工作。“我的目標是‘讓世界享受中國人的航空製造’”。今天,前來參會的薛瑩還帶來了和工友們設計的小工具凸頭鉚釘拆釘器,“別看它小,很不起眼,但在工友們手裡可是個寶貝,因為有了它,能保證產品質量和減輕工人們的勞動強度。”

“我們就是職工瞭解工會和工會工作的一個視窗,所以我們就一定要以模範的言行,來帶領工友們,跟他們幹在一起,走在一起,想在一起,這樣才能夠團結大家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

與薛瑩一樣,廣東中泰傢俱實業有限公司工會主席程祖彬,也一直致力於提高職工的歸屬感,幫助外地職工解決了夫妻團聚、子女上學等實際問題。他從一名外來工、學徒工,到品管主管、培訓主管,成為工友心目中的“勵志哥”,更因同事的信賴,成為這家民企的工會主席。

“工會每月、每季度會進行集體慶生活動,壽麵、生日蛋糕、唱生日歌一個都不少,讓大家感受到工會就是‘孃家人’,企業就是‘家’”。他直言,做這些工作,就是要讓職工包括廣大的外來務工人員,對企業有家的感覺,真正體現工會是職工的“孃家人”,讓職工充分地感受到一種歸屬感、安全感。

截至2017年9月底,全國工會會員達到3億人,基層工會組織280。9萬個,覆蓋單位655。1萬個。

“期待工會改革帶來更多‘紅利’”

工會系統實施改革創新後,從勞動模範中充實到工會領導機關的兼職工會幹部備受媒體關注,而許啟金、薛瑩正是從這輪工會改革的大潮中脫穎而出的兩位一線工人。

2015年,全總啟動改革試點工作,並帶動各地工會形成全面改革態勢,為增強工會組織的群眾性,各級工會改進領導機構人員構成,把一大批知職工、懂職工、愛職工的人充實到工會領導機關。

“在做好本單位工作的同時,我還經常外出調研、傾聽一線職工心聲”“一線的工友們常年忙碌,對很多與自身有關的政策和權益瞭解不夠深入,我就把自己瞭解到的情況講給他們聽”……履職以來,許啟金、薛瑩在做好本職工作的同時,充分發揮自身優勢,服務職工群眾。

在以往的工作中,許啟金髮現師傅帶徒弟這種傳統的形式有親情感、手把手傳授示範性強,可以讓年輕人學技術減少摸索時間,少走彎路,但帶徒弟的師傅往往得不到應有的獎勵和榮譽。所以,他向安徽省總工會提出的名師帶高徒的建議,“即要選樹一批帶徒名師,透過名師帶高徒的形式,更好地發揮示範、引領、傳承、輻射作用,助推職工提升技能”。

隨後,許啟金提出的以上建議還被寫入安徽省工會第十四次代表大會工作報告,計劃每年在安徽選樹100名帶徒名師。

實際上,投身工會改革創新的時代洪流,每一位工會幹部都有各自的履職“心得”:作為陝西國防工會“軍工勞模服務團”的團長,薛瑩透過組織技能比武、跨企業跨地區勞模工匠交流服務等,最大化地發揮勞模作用;針對農民工維權案件的難點,向永興透過媒體向廣大農民工發出呼籲:外出打工一定要簽訂勞動合同,並儲存好能夠證明勞動關係的飯卡、出入卡等憑證,一旦發生勞動糾紛,以此為憑據維護自身合法權益……。

“成為工會幹部以後,職工們真正把我當成了孃家人,要我電話、加我微信。” 程祖彬認為,基層工會主席說白了,就是要有一個“媽媽心、婆婆嘴、還有兩條跑不斷的腿。”

截至2018年5月,全國已有24個省級地方工會配備了20名掛職副主席、95名兼職副主席。

“工會要做到重心下移 力量下沉”

“創新農民工維權服務工作、推動農民工欠薪問題解決、提升農民工職業技能、農民工權益進一步實現……”,作為新時代的“孃家人”,向永興關注到今天上午的大會報告中提到了很多與農民工息息相關的事兒,這讓20多年來幫800多位農民工討回工傷賠償的他感到很欣慰。

“基層工會農民工維權站維權任務重、責任大,特別是異地維權成本很高。”向永興希望未來5年,上級工會能進一步將重心下移、資源下沉,夯實基層工會基礎,對基層工會給予更大支援。

程祖彬也有著同樣的期待,他希望工會更系統地、持續深入地改革創新,更好地對職工尤其是外來務工人員提供均等化的社會服務,也希望上級工會更多更好地對基層工會給予指導和幫助。

“希望未來工會組織選樹更多的‘勞模’、‘工匠’、‘名師’。”許啟金期待工會能進一步改善技能人才的成長環境,讓更多的青年人願意學技術,讓職工有職業榮譽感,讓社會對技能人才有更多認同感。

薛瑩說,新時代的產業工人不是出大力、流大汗的傳統型工人,他們是知識型、技能型、創新型的工人。因此,她建議工會應為高技能人才成長搭建平臺,讓他們走出去多看、多學,邁向新的高度。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