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運動

曹操霸佔張繡的嬸孃鄒氏,弄得差點沒命,他後來如何處理鄒氏?

由 文城歷史紀實觀 發表于 運動2023-02-02
簡介可一個小軍閥不講道德,曹操作為朝廷的司空,總該講點禮貌吧,誰知道曹操進入了宛城後,看到張濟的遺孀、張繡的寡婦嬸孃就走不動道了,竟然在匆忙之下,“臨幸”了張繡的嬸孃,這種荒唐的互動,可謂讓人大跌眼鏡

現在怎麼不大赦天下

為了這個鄒氏,曹操可是真的賠了夫人又折兵。

宛城之戰,曹操失去了很多東西,這一戰其實並不是什麼大規模戰鬥,只是曹操和軍閥張繡的小規模衝突,可也是這次小規模衝突,曹操的愛將典韋戰死、繼承人曹昂戰死、妻子丁氏要求離婚,這一戰,可以說直接改變了曹操的家庭命運。

而宛城之戰爆發的原因,就在張繡的嬸孃身上。

曹操霸佔張繡的嬸孃鄒氏,弄得差點沒命,他後來如何處理鄒氏?

張繡,宛城軍閥,他雖然是東漢末年的軍閥之一,但他的實力卻不是自己打下的,而是繼承自他的叔父,也是他的

“從父”張濟手中。

而這個張濟,就是曹操所霸佔的

“鄒氏”的丈夫。

張濟出身於武威郡張氏,這是個涼州地方大族,在亂世中,大族總是常出一鳴驚人的人才,而張濟也跟隨董卓從而崛起。

後來董卓被殺,張濟計劃自立門戶當軍閥,攻打長安城,可沒想到漢獻帝大赦天下,給這些軍閥們加官晉爵,張濟又被漢獻帝招安了,先後擔任鎮東將軍和驃騎將軍,封爵平陽縣侯,成為東漢末年正兒八經的正規軍閥。

195年十月,張濟與郭汜、李傕等人計劃護送漢獻帝東歸,可中途內部出現矛盾,數個軍閥開始混戰,張濟因此打得彈盡糧絕,在次年,張濟無奈軍隊沒錢,只能帶著兵馬到劉表的穰城掠奪,誰知此戰卻失利,張濟被流矢射中,因此歸西了。

張濟死後,他留下偌大個家底還有貌美如花的妻子,而家底倒沒什麼,他的從子張繡可以繼承之,但妻子卻是真的要守寡了。

在有曹操的年代,寡婦可不是一個安全的群體,特別是長得好看的寡婦。

而張繡當時還沒意識到這個問題。

曹操霸佔張繡的嬸孃鄒氏,弄得差點沒命,他後來如何處理鄒氏?

因為在張濟去世後,張繡接管張濟的軍隊並且在劉表的地盤裡

“艱難生存”已經廢去了很多心思了,劉表一方面對張繡表示張濟的死是個遺憾,讓張繡好好安心當軍閥,另一方面則是將張繡安排到宛城,讓張繡給劉表當北方的擋箭牌,張繡開始覺得,附庸劉表太不靠譜,於是開始尋找新的路線。

就在這個時候,曹操南征打到了白河(古稱淯水),兵臨宛城門下,如果張繡頑強抵抗,那麼曹操大軍也只是步伐受阻,但張繡的下場一定不好,多方權衡下,張繡決定投降曹操。

亂世軍閥,投降和倒靠是常見的事,張繡也並不覺得不妥。

可一個小軍閥不講道德,曹操作為朝廷的司空,總該講點禮貌吧,誰知道曹操進入了宛城後,看到張濟的遺孀、張繡的寡婦嬸孃就走不動道了,竟然在匆忙之下,

“臨幸”了張繡的嬸孃,這種荒唐的互動,可謂讓人大跌眼鏡。

而史書上對於張繡嬸孃並沒有具體的名姓記載,所謂

“鄒氏”,也是後人的文學作品杜撰新增的,陳壽的《三國志》記載的乃是“濟妻”,不過為了方便人物的稱呼,仍舊是以鄒氏代稱之。

太祖南征,軍淯水,繡等舉眾降。太祖納濟妻,繡恨之。

——《三國志》

對於張繡來說,張濟是他的從父,那麼鄒氏自然就是他的從母,也要按照對待母親的方法來贍養鄒氏,可是現在曹操竟然

“納”了他的從母,這就等於是侮辱張繡的母親,張繡的內心裡直接把曹操和殺父仇人掛鉤,開始仇恨曹操,而這件事情又被曹操知道了。

曹操霸佔張繡的嬸孃鄒氏,弄得差點沒命,他後來如何處理鄒氏?

曹操管不住自己,也同樣沒有給張繡道個歉安撫張繡,他聽說張繡對他臨幸了張濟的遺孀不滿,於是還想著把張繡給除掉,而曹操人在宛城,心裡卻還把張繡當作案板上的魚肉,本來殺張繡是計劃

“密誘”,可不知道誰把這個計劃洩露出來了,張繡反而先下手為強,偷襲了曹操。

雖然曹操帶著不少軍隊南征,但張繡不需要面對整個曹操的大軍,他只需要直取曹操的營帳,而曹操確實在猝不及防下被張繡偷襲成功,打了人仰馬翻,一度陷入了生死境地。

在曹操就要被張繡得手的時候,曹操的愛將典韋帶著十個能夠以一當十的勇士和張繡交戰,可典韋和手下幾個人再能打,又怎麼可能抵擋得住人數多了許多倍的張繡,而進入宛城的時候,典韋配合著曹操拿著兵器逼著張繡等人低頭,這些人心中本來對典韋就有恨,此時一哄而上,典韋更是被打得重傷。

當曹操逃走了之後,典韋在軍營中堅持拖著張繡等人,臨死前的反撲十分勇猛,連續帶走了張繡手下許多士兵,可典韋身上被重創幾十道傷口,流血也把他流乾了,這位猛將就在大罵一聲後倒地而亡。

可典韋之死還不是最嚴重的,典韋為了拖住張繡等人,不讓他們追上曹操,捨命以一當十,但曹操要跑,光靠兩條腿怎麼可能夠,所以曹操還要一匹好馬。

一開始,曹操的那匹寶馬絕影肯定能勝此任,但張繡等人很聰明,知道曹操有匹很能跑的馬,於是早早伏擊殺死了曹操的絕影,而曹昂看到父親戰馬被殺,逃出生天的機會近乎為零時,毅然決定把自己的馬讓給了曹操,讓曹操逃離宛城,曹昂則是學習典韋,一同給曹操斷後。

曹操霸佔張繡的嬸孃鄒氏,弄得差點沒命,他後來如何處理鄒氏?

就為了讓曹操逃出宛城絕地,典韋、曹昂、曹安民皆戰死,張繡的殊死一搏幾乎把曹操的核心班底都給抄沒了,雖然對於曹操的大軍沒影響,但曹操的繼承人被他打死了,此戰可以說是賺翻了,氣也出了大半。

而逃出宛城的曹操跑到了舞陰後,得知兒子、愛將、侄子全部戰死,立即大哭起來,然後派出間諜取回了典韋的遺體,對於張繡,曹操肯定是恨透了,但他更恨自己,他知道這一切的根源在於他太好色,只不過這一次代價太大了。

回到家後,曹操的原配夫人丁氏頓時知道了養子曹昂死了,並且還知道了來龍去脈,直接破口大罵,說是曹操害死了她兒子,本來丁氏自己就沒辦法生育,曹昂只是曹操妾室劉氏所生,難得被她撫養長大產生了真正的母子感情,曹操這麼一糟蹋,丁氏的養老都成問題,喪子之痛讓丁氏直接和曹操決裂。

丁氏離開曹家後,發誓跟曹操老死不相往來,曹操百般哀求都無果,經常一個人痛哭,生怕在他死後到了另一個世界,曹昂會責問他把自己母親弄丟了,所以曹操就因為鄒氏這麼一個女人,把自己的生活弄得一團糟,實在太不值得。

按照一個男人的血性,曹操肯定是要將張繡擊敗並且千刀萬剮才能解氣,可曹操之後的操作卻是再次讓人大跌眼鏡。

在一開始,曹操恢復了元氣後,立馬調集軍隊去圍攻張繡,在宛城之戰後,張繡連殺典韋、曹昂、曹安民的壯舉讓劉表知道了,劉表可不敢再懈怠張繡,於是再次招攬張繡,讓張繡鎮守南陽郡的穰城,而曹操也跟張繡的叔父當年一樣,打到了穰城之下。

曹操霸佔張繡的嬸孃鄒氏,弄得差點沒命,他後來如何處理鄒氏?

報仇的機會就在眼前了,曹操只要一聲令下就能活抓仇人張繡,可誰知道,袁紹不甘寂寞,就是不給曹操報仇的機會,於是讓人放出風聲要偷襲許都,嚇得曹操帶著大軍立即返回,而曹操在撤軍的時候,張繡採納了謀士賈詡還將曹操打敗了一次,讓張繡再長了一次臉。

舊恨未了,新仇又立,張繡和曹操,怎麼著都是

“不死不休”了吧。

可在

199年,一切都來了個大反轉。

袁紹知道張繡和曹操的仇恨,也知道曹操那點破事,於是秉承著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的道理,招攬張繡,當時袁紹實力強勁,投靠袁紹其實是一個旁人選都不用選的道理,所以張繡也差點答應了,就在雙方快要談攏的時候,賈詡提出了一個驚人的不同意見。

他讓張繡去投靠曹操。

張繡以為自己聽錯了,所有人都以為自己聽錯了,但賈詡卻堅持自己的觀點,賈詡的觀點有三個理由:

夫曹公奉天子以令天下,其宜從一也。紹強盛,我以少眾從之,必不以我為重。曹公眾弱,其得我必喜,其宜從二也。夫有霸王之志者,固將釋私怨,以明德於四海,其宜從三也。

——《三國志》

首先賈詡認為曹操挾天子以令諸侯,佔據著大義,如果張繡能靠著大義,那麼未來前途是無限的。

其次,袁紹實力強大,部眾比張繡強的人有大把,而袁紹拉攏張繡大機率只是為了噁心曹操,並不會給張繡多大重視,所以與其到袁紹陣營裡當鳳尾,不如到曹操陣營裡當雞頭。

曹操霸佔張繡的嬸孃鄒氏,弄得差點沒命,他後來如何處理鄒氏?

可問題來了,把曹操說得那麼好,最關鍵問題是曹操能夠接受張繡嗎,曹操心胸得有多寬廣,才能容得下張繡?

而賈詡說的第三點,正是他篤定曹操能成就大事,心胸肯定是超乎常人的寬廣,他告訴張繡,曹操不會因為過去的事從而把張繡推向袁紹,張繡細細一想,竟然也決定陪賈詡瘋一把,轉頭投降曹操,事實也果然像賈詡說的一樣,曹操竟然放下了和張繡的矛盾,兩人親切握手言和。

為了表示自己的真心,曹操安排了兒子曹均和張繡的女兒結婚,如果是曹操嫁女兒,那麼曹操還有反悔的風險,但曹操把兒子給張繡當女婿,以後張繡的外孫也姓曹,曹操這個行為那可真的是無法反悔了,兩個明明有著不可調和矛盾的人,竟然就這樣放下了仇恨。

那麼是該說曹操能忍,還是曹操有什麼高見。

最重要的是,張繡的嬸孃哪去了?

其實在《三國志》中,陳壽以一個

“納”字交代了曹操和張繡嬸孃的關係,所謂“納”,跟不負責任地“幸”差別還是很大的,納就說明了鄒氏後來可能也進入了曹操的後宮之中了,而歷史上的曹操妻妾有十數人之多,裡面包括了張繡的嬸孃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事實上,曹操和張繡之間的矛盾,確實只有讓曹操明媒正娶張繡的嬸孃才能收場。

或許張繡最痛恨的不是曹操把他的嬸孃收進後宮,而是痛恨曹操讓他的寡婦嬸孃

“名聲”受害,如果曹操願意負責任給他嬸孃一個名分,那麼這就能把名聲給挽回了,那麼張繡對曹操的憤怒也自然消除,另一方面,曹操後來願意繼續接納張繡,這裡面也未免沒有鄒氏的周旋。

有什麼理由能讓曹操再做出一件旁人不能理解的事情?

那就是原本讓曹操鬼迷心竅的女人。

曹操霸佔張繡的嬸孃鄒氏,弄得差點沒命,他後來如何處理鄒氏?

而歸降曹操之後的張繡,表現出了非同一般的忠心和戰鬥力,和曹操成為親家後,曹操將張繡封為

“揚威將軍”,在200年的官渡之戰中,張繡為了曹操在戰場上奮力對抗袁紹,最終立下大功,被封為“破羌將軍”,在這個過程中,曹操沒有絲毫給張繡穿小鞋的意思,還分外照顧。

到了

205年,張繡跟著曹操征伐袁譚於南皮有功,然後被曹操增加了食邑兩千戶,如果是天下盛世,那麼兩千戶倒不是多誇張的數字,可當時天下的戶口人數銳減,兩千戶比得上以往的兩萬戶,誰都沒有張繡被曹操賞賜得這麼多,是為獨一檔。

從破袁譚於南皮,復增邑凡二千戶。是時天下戶口減耗,十裁一在,諸將封未有滿千戶者,而繡特多。

不記仇可以理解,公平賞賜可以理解,但是曹操的賞賜顯然又超出了公平的定義,因為張繡根本就做不到曹操手下第一,卻可以得到最高等的賞賜,這又是什麼操作?

能夠解釋的就是,曹操和張繡有除了親家之外更親密的關係,具體是什麼關係,不外乎張繡要改口喊曹操為

“叔父”罷了,所以宛城的鬧劇鬧到最後,變成了闔家歡樂,不知道曹昂和典韋等人泉下有知,對於曹操的放浪和“大度”又該怎麼看待?

所以丁氏痛恨曹操那不是沒有道理的,殺子仇人竟然成為了親家還是寵臣,不管張繡的嬸孃到底有沒有進入曹操的後宮,曹操對待張繡的這些做法,確實只會氣死丁氏。

曹操霸佔張繡的嬸孃鄒氏,弄得差點沒命,他後來如何處理鄒氏?

但曹操避免和張繡的衝突,看似憋屈地納張繡的力量為己用,其實很大程度改變了曹操的命運和口碑,或許就是

“不計前嫌”的名聲,讓曹操收穫了其他小軍閥的好感,後來成為大勢力。

畢竟曹操的本質,還是一個無所不用其極的政治家、權謀家。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