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運動

醫藥基金的“池陳森時刻”

由 財商俠客行 發表于 運動2023-01-29
簡介關注我們的小夥伴們也許還記得,我們在3月份的時候就挖掘過池陳森,分析過他差異化的醫藥投資路徑(詳見“人多的地方不要去”,安信基金池陳森差異化醫藥投資路線一年逆勢大賺29%)

醫療為什麼一直跌

2021年1月份,A股幾家醫藥龍頭公司接連突破了市值新高,市場中

一九分化

達到極致,資金前赴後繼地湧向了熱門賽道。當時,股吧裡面流傳著這樣的信仰:

“現在的醫藥龍頭股票=20年前深圳的房產,要像20年前買房子一樣囤醫藥龍頭股票。”

醫藥基金的“池陳森時刻”

1個月後,中證醫藥指數(000933。SH)創下了17718。23點的歷史新高。

池陳森

就是在那個海市蜃樓一樣虛幻的1月份,走上了醫藥基金經理的崗位。

在行業漲出五彩泡沫的階段走馬上任,心裡不忐忑,那是不可能的。當時公司領導覺得醫藥點位不低,擔心高位建倉會給客戶虧錢,反覆叮囑了他很多次:

“核心是要讓持有人能賺到錢。”

但回頭看一眼市場,我們會發現,這個要求其實有點苛刻。

在之後一年多的時間,A股變了天,中證醫藥指數幾近腰斬,醫藥基金從長坡厚雪的YYDS,淪為基金吧裡的“狗不理”。

池陳森管理的

安信醫藥健康

成立於2021年1月12日,截至2022年10月31日,中證醫藥指數累計下跌了44。18%,業績基準下跌了33。7%,同期的醫藥行業基金多數慘遭CXO的滑鐵盧,跌幅超過30%的醫藥基金不在少數。

但是,池陳森卻成了那個不一樣的存在。

Wind資料統計顯示,截至2022年10月31日,池陳森管理的

安信醫藥健康A

成立一年多來,錄得了

33.82%的總回報

,同期業績基準為-33。7%,安信醫藥健康A也是同期僅有的3只錄得正收益的醫藥基金之一。

關注我們的小夥伴們也許還記得,我們在3月份的時候就挖掘過池陳森,分析過他差異化的醫藥投資路徑

(詳見

“人多的地方不要去”,安信基金池陳森差異化醫藥投資路線一年逆勢大賺29%

。記得當時市場中也有一些質疑的聲音,認為池陳森不過是押中了中藥賽道短期爆發了一把。但是,半年多過去了,醫藥行業調整繼續,而安信醫藥健康的淨值曲線依舊穩紮穩打,凸顯出珍貴的“反脆弱”特徵。

這樣一隻“反脆弱”的醫藥行業基金究竟是如何煉成的?

這一次,我們直接對話池陳森,回溯他一路走來的道路,大家或許能更瞭解這位基金經理將會前往何方。

01

如何克服投資的“萬有引力”?

要做一隻怎樣的醫藥基金?

在走上投資崗位之前,池陳森已經透過模型把自己的策略打磨了無數遍,靈魂始終是兩個字:

“均衡”

為什麼是均衡,而不是當時市場上最受推崇的極致?

池陳森講述了自己的三段經歷。

第一段是他的創業經歷。

和很多基金經理不一樣的是,在從事投資之前,池陳森已經在產業中經歷過一家公司生死存亡的挑戰。

池陳森2009年從上海交通大學畢業,作為生物技術專業的高材生,他在畢業後帶著對行業美好的憧憬,投身到一家生物技術公司的創業當中。

但是,理想總是豐滿,現實卻是骨感。

宏觀環境的影響衝擊,醫藥行業的週期變更,以及企業經營中每天要面臨的實際困難,都像肌肉記憶一樣,時刻提醒他,沒有一種成長,會是簡單的一帆風順。

“企業的經營當中有很多不確定的東西,並不是一家優秀的公司,就可以持續優秀。”

防範風險,是他在創業過程中學到的第一堂投資課。

第二段是他在一傢俬募機構親歷的市場考驗。

2015年牛市的時候,池陳森在一傢俬募公司做研究員。當時,他近距離看到身邊的投資大佬們選到了很多大牛股,在牛市當中,這些公司的邏輯都很堅挺,但隨著市場急轉直下,原來完美的邏輯竟變得漏洞百出,很多公司甚至一夜變臉,從“小甜甜”變成了“牛夫人”。

好公司不等於好股票,理解公司,同時也要理解市場,這是這段驚心動魄的熊市經歷給池陳森上的第二堂投資課。

第三段是研究員的經歷。

池陳森有超過6年的醫藥研究經歷。他曾經挖掘過一隻股票,公司業績連續7年高增長,基本面很好,估值卻只有十幾倍,池陳森自認為領先市場發現了一個好標的。但是公司股價5年不漲,始終得不到市場的認可。

如何用金融視角、金融的語言去解讀產業?這也是池陳森在反覆思考和實踐的問題,所以在他在自己的投資框架當中,也加入了對時機的選擇,努力尋找和把握拐點的機會,在之後的研究生涯中,挖掘了出了不少醫藥底部牛股。

池陳森有一個

“錯題本”

,在研究、投資中犯過的錯誤他都會一一記錄在上面。他笑著說,目前“錯題本”上已經有100多道題了,投資就是一個不斷犯錯不斷成長的過程!

正如

達利歐

所說:“成功的關鍵在於,既知道如何努力追求很多東西,也知道如何正確地失敗。”所謂

“正確地失敗”

,就是在經歷痛苦的失敗的過程中吸取重要的教訓。

投資很多時候其實都像是盲人摸象,每個人看到的都是自己認知視野裡的那一部分,這三段不同維度的醫藥行業經歷,讓池陳森積攢了巨大的經驗和財富,也讓他更加接近投資的本質,他認為,所有投資上的失敗其實都源於大家忽略了一個常識——

均值迴歸

基金教父約翰·博格有一個很妙的比方,他說,投資世界中的均值迴歸,就是萬有引力一樣的存在。正如那隻眾所周知的蘋果,終將掉落在地上。

那麼,投資能不能克服萬有引力呢?

約翰·博格說:“幾個世紀以來,均衡的投資方法一直被證明是有效的,這不是因為它能提供更高的回報率(很明顯它不能),而是因為它能得到可靠的長期回報率且沒有額外的短期風險,這是一個很有吸引力的結果。”

這同樣也是池陳森在長期的專業學習、產業研究和投研實踐中得到的答案。

他希望透過組合的智慧,利用均值迴歸的鐘擺,捕捉到醫藥行業週期與價格漲跌起伏中珍貴的阿爾法,均衡就是他的鎧甲。

在池陳森的歷史持倉中,單一子行業的配置比例沒有超過30%,在中成藥、化學制劑、化學原料藥、醫療器械、醫療服務、醫藥流通、生物醫藥等細分行業上都有一定比例的配置,跟同類醫藥行業基金相比,整體持倉結構更加均衡。

另外,和很多同行不同的是,

池陳森是一位複合型的醫藥基金經理

。他的醫藥投資框架中,既有醫藥實業與金融投資的跨行業融合,又有賣方和買方的多方位研究視角。

這種均衡的思維,並不是簡單地複製某種指數的權重比例,而是來自於池陳森在醫藥行業的專業背景,對產業溫度變化的敏銳感知,以及多年投研經歷中對市場的深刻認知,這種“鐵三角”式的均衡,才是池陳森克服萬有引力的有力武器。

02

反脆弱:在波動中尋找確定性

劉潤

前不久在他的年度演講中引用了挪威極地探險家

阿蒙森

的故事。

阿蒙森在出徵南極之前,專門到北極圈和愛斯基摩人一起生活。他發現,矮種馬不是最佳的運輸工具,狗才是。因為狗不會出汗,不會被自己的汗液凍死。所以從大本營出發的時候,他安排狗拉雪橇,在南緯80°、81°、82°設定了三個補給站。

一路上,蒙森帶領一支5人的團隊,像機器一樣嚴格控制行程,日行30公里。因為如果天氣好就多走,容易得意忘形,過多消耗體能;天氣差就少走,也會偏離日程,打擊團隊士氣。

在嚴格的計劃下,1911年12月14日,阿蒙森成為人類歷史上,第一個抵達南極點的人。更難得的是,他的整支隊伍,在1月25日安全返回營地。

而“1月25日,全員安全返回營地”這件事,3年前,阿蒙森就已經寫在自家書房的一張便條上。

劉潤說,阿蒙森的故事,展現出了驚人的計劃性。

“不確定性之所以是不確定性,就是因為它是未知的,而且常常會突然降臨。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強準備。”

站在2021年1月份的時點上,池陳森面臨的也是一趟存在巨大不確定性的征途。

一方面,醫藥行業連漲了兩年,從1月初到春節前,市場情緒高漲,醫藥板塊加速衝刺,核心資產的抱團趨勢進一步增強。

另一方面,池陳森的均衡策略這種行情下並不吃香。

池陳森根據歷史資料做了一些回測,相對收益的資料並不突出。在當時的醫藥投資圈子裡,強者恆強已經成為了一種新的投資信仰,幾乎大家都相信,CXO的景氣似乎將永遠持續下去,為了追求銳度,一些醫藥基金的前十大重倉股裡面,就有5、6只是CXO的股票。

是趁著天氣好隨風賓士,還是按照自己的計劃日行30公里?

池陳森沒有因此亂了陣腳,他做了和阿蒙森一樣的選擇,嚴格按照自己的框架開啟這趟投資征途。

池陳森的投資框架是

“貝塔+阿爾法+交易”

。組合的核心收益來源主要是子行業貝塔和個股阿爾法的選擇,並透過對時機、拐點的把握,透過交易的手段,平滑收益,降低波動。

“當時不慌的點在於,我們確實也找到一些回報還是不錯的標的。”池陳森說,這也是醫藥行業的魅力所在,雖然整體位置看起來不低,但是行業容量足夠大,細分行業豐富,總有一些結構性的機會可以挖掘。

在貝塔的層面上,過去一年多的時間裡,池陳森做了幾次重要的決策。

① 重倉二線CXO。

在資金集中抱團CXO龍頭股的階段,池陳森發現,在整個行業景氣度上行的階段,二線公司的業績同樣很好,估值則相對合理。於是他選擇迴避高估值的抱團股,重倉二線的CXO。果然,在2021年上半年CXO龍頭股滯漲的階段,二線CXO凸顯出了更好的彈性。

② 高位減持CXO。

從基金季報可以發現,從2021年三季度開始,池陳森就已經開始減持CXO相關的標的。

他的減持基於三方面的判斷。

第一,2021年春節後,核心資產抱團信仰紛紛坍塌,CXO由於景氣度高,成為了當時市場中“最後的堡壘”,行業預期和估值高企。但是,池陳森認為,當時行業已經存在隱憂,景氣度難以進一步上行。

第二,個股的業績預期非常飽滿,很難再出現超預期的情況。

第三,市場對於CXO的利好敏感度下降,資金開始盯著短期的高頻資料做投資,整個板塊危如累卵。

在這種情況下,池陳森選擇在高位逐步減持,並將倉位配置到一些低估值的標的中去。

③ 在底部佈局中藥、低值耗材等板塊。

2021年四季度,中證醫藥指數持續下行,醫藥行業中的主流賽道股經歷了大幅調整,但是池陳森重倉的中藥、特色原料藥和低值耗材等低估值板塊卻悄然走強。這一逆向佈局的思路,讓安信醫藥健康在醫藥基金普跌的背景之下,展現出了不一樣風景。

“中藥、特色原料藥、低值耗材等低估值板塊的走強,是過去幾年市場過分漠視一些非熱門賽道,而對於這些行業的變化不敏感,很多熱門賽道個股有很好的估值價效比。”池陳森的2021年的基金四季報中寫道,“熱門賽道和非熱門賽道的估值差就好像一根皮筋一樣,被拉得太長了,自然回彈的內生動力是很大的。”

對個股阿爾法的挖掘,也是池陳森的一大優勢。

在過去一年多的時間內,池陳森挖掘到了不少行業中的“黑馬股”,其中不少是獨門重倉股,包括CXO的二線標的,低值耗材股等等,為其組合貢獻了不少的阿爾法。

有一家研究機構在分析去年下半年以來醫藥基金的收益特徵時就發現,安信醫藥健康的Alpha特徵最為明顯。

在個股選擇上,池陳森重視的是

品質、估值和時機

三個指標。

品質

的核心就是公司基本面,包括成長性、公司治理、行業壁壘等。

估值

層面上,池陳森關注的是兩年的預期回報率,根據預期回報率的高低來判斷估值的高低。

時機

也很重要,好公司並不等於好股票,池陳森更傾向於買在左側到右側的拐點上,把握機會。

“抓時機有兩個關鍵點。第一就是提高預期回報率,因為等待時間很長會降低預期回報。第二個就是等待過程中,可能會有黑天鵝不確定性的東西產生,我們希望能夠降低不確定性。”池陳森說。

《黑天鵝》的作者塔勒布提出一個概念,叫做

“反脆弱”

。他指出,有些事情能從衝擊中受益,當暴露在波動性、隨機性、風險和不確定性環境下時,它們反而能夠茁壯成長和壯大,這就是“反脆弱性”。

從投資上來說,在過去一年多“黑天鵝”頻發、波動較大的市場環境下,具備“反脆弱”能力的投資組合的表現同樣更具優勢。

買到差公司、抱團、極致、買得貴,這些都是脆弱、高風險的表現,而

池陳森注重品質、估值、不押單一賽道、不追高、不去人多的地方,這種均衡的策略就是他的“反脆弱”之道。

03

反內卷:一隻醫藥底倉基金的覺醒

事實上,在一眾行業基金都在追求做“最鋒利的茅”的時候,池陳森很早就已經想好,要把這隻產品打造成

醫藥行業的底倉基金

打造一隻醫藥底倉基金,需要三方面的合力。

第一, 行業層面。

“醫藥行業最大的魅力就在於,它本身就可以看作是一個小A股。”

池陳森說。

池陳森指出,醫藥從來都不是一個簡單的行業,而是由不同邏輯的多個子行業組成的,這些行業的屬性各不相同,有的屬於成長,有的是消費,有的則是週期,它們在市場中的節奏也各不一樣,每一年都會有結構性的行情出現,這是醫藥行業可以作為底倉配置的原因之一。

第二, 更高的ROE。

池陳森指出,醫藥行業整體的ROE是高於全市場的,從歷史來看,醫藥指數長期回報率也高於A股,在醫藥行業內進行均衡配置,長期也能夠獲得很好的收益。

第三, 研究優勢。

醫藥行業投資需要更加專業的知識,醫藥行業基金經理具備較高的投資壁壘。

跟同類基金相比,安信醫藥健康的波動率更低,Alpha特徵更明顯,業績穩定持續,醫藥底倉特徵已經越來越明顯。

在相對收益的戰場上,迴歸投資的本質,不內卷,或許才能找到進化的路徑。

04

結語:“一切都會過去的”

所羅門王被稱為“智慧之王”,據說,他曾經命令智者們造一個句子,要求這個句子必須在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是真實而恰當的。

智者們冥思苦想,最後獻給“智慧之王”這樣一句話:“一切都會過去的。”

對投資來說,這句話不正是“均值迴歸”的詩意解讀嗎?在上漲的時候不要得意忘形,在下跌的時候也無須心如死灰。

用池陳森的話說,

“市場中永遠有結構性的機會。”

在投資世界中,均值迴歸的鐘擺永不停息,醫藥基金投資何曾不是如此,從絕對的極致到迴歸均衡成長的初心,這一次,指標指向了“池陳森時刻”。

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財商俠客行

仗劍走江湖,颯沓如流星

黃衫女俠|文

財商俠客行|出品

END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