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運動

難得!內江這個理髮攤26年漲了3次價現在理一次髮只要2元錢

由 紅星新聞 發表于 運動2022-09-09
簡介夫妻倆同為51歲,丈夫鄒利老家在資中縣陳家鎮,妻子夏開慧是東興區白合鎮人,如今一家人住在離理髮攤不遠的棬子坳

沐川理髮一般多少錢

理髮,與每個人的生活都息息相關。如今,走進美髮店,消費少則二三十元,多則數十元甚至數百元。

但在內江城區康盛路,一個理髮攤的收費卻十分便宜。這個由一對夫婦經營的理髮攤已在此處擺了26年,每天來此理髮的顧客有數十人。26年來,理髮攤漲價3次,價格由最初的每人5角漲至現在的2元,2元的價格已維持了三四年。“多數都是老顧客,我們也不好意思漲太多和再漲價。”理髮攤的老闆鄒利夫婦表示。

難得!內江這個理髮攤26年漲了3次價現在理一次髮只要2元錢

靠理髮謀生 夫妻理髮攤擺了26年

康盛路路邊一圍牆下,沒有店面,一張鏡子,一個泛黃的面盆,兩把木椅,幾根板凳,再加上石頭、磚塊和木板搭起的案板,便是鄒利夫婦的理髮攤。10月22日上午,天下著小雨,夫妻倆還用竹竿撐起了塑膠布雨棚。一個上午,理髮攤陸續來了10多位顧客,夫妻倆在忙活的間隙,也不時招呼著路過的熟人。

夫妻倆同為51歲,丈夫鄒利老家在資中縣陳家鎮,妻子夏開慧是東興區白合鎮人,如今一家人住在離理髮攤不遠的棬子坳。26年前,兩人結婚後,便一直在康盛路擺攤,靠理髮謀生。“20多歲時,沒什麼技術,進廠難,就學了理髮,靠這個掙錢養家。”鄒利說,結婚後,妻子也和他一起擺攤理髮。如今,兩人都可以理髮。“除了春節等節假日休息幾天,我們每天都是從早上七八點擺到天快黑時。”

和美髮店相比,鄒利夫婦的理髮攤業務少了不少,只有剪髮、修面、染髮和掏耳,染髮僅侷限為頭髮花白的老年人染黑。“每天最少都要剪二三十個人的頭髮,夏天來的顧客更多,一天五六十個甚至更多。”夏開慧說。

難得!內江這個理髮攤26年漲了3次價現在理一次髮只要2元錢

26年漲價3次 價格才由5角漲至2元

前來鄒利夫婦理髮攤的顧客多為中老年人,也有一些老年人帶著孫子前來。“年輕人追求時尚,美髮店的服務更多,更吸引他們。所以,來我們這兒理髮的,多數是中老年人。”夏開慧說。

70多歲的劉大爺家距理髮攤僅幾百米遠,最近20多年,他都是在此理髮。“他們的手藝不錯,而且現在才收2塊錢一個人,很便宜,這在城區基本找不到了。”劉大爺說,原來的價格還更低,他記得最低價格是每人1元,中間還收過每人1。5元。“鄒師傅兩口子人也不錯,為人比較和善。有些原來住在這附近的人,搬走了,也坐公交車回來找他們理髮。”

“我們一天要剪幾十個,有時根本忙不過來,就剪一下頭髮,一般也不洗,10來分鐘就可以完成一個,價錢也不可能收高了。”夏開慧說,最初,他們的收費是每人0。5元,不久後漲至1元。他們也記不起哪一年漲價至每人1。5元,但三四年前漲至2元后,便一直維持至今。“一塊五漲成兩塊,都是因為不好找5角零錢,顧客也覺得麻煩,我們才漲的。多數都是老顧客,我們也不好意思漲太多。”

在附近經營多年的多位店鋪老闆們看來,鄒利夫婦倆的理髮攤26年漲價3次後才漲至2元,“和沒漲價一樣”。但他們羨慕的是,夫妻倆的生意一直不錯,還供出了一個在醫學院學麻醉的大學生兒子。

“我們又沒其他技術,靠理髮維持一家人生活還是不成問題。”儘管兒子才上大三,每年近2萬元的學費和生活費對夫妻倆來說是一筆不小的開支,但夏開慧說,靠著老顧客的支援,足夠他們夫妻倆掙錢養家。“我們都50多歲了,也不知道還能剪幾年。但都是些老顧客,兩塊錢的價格不會漲了,我們也不好意思再漲價了。”

成都商報客戶端記者 姚永忠 攝影報道

編輯 潘莉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