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藝術

春秋之世,衝突和融合中的華夏與戎狄

由 任微言卿 發表于 藝術2021-12-01
簡介晉國周邊的戎狄三、“戎狄之患”——春秋時期華夏與戎狄的衝突春秋開始,戎狄氣焰十分囂張,不但滅掉了一些華夏小國,還多次進犯王畿,捉拿王臣、 焚燬王城、滅亡畿內釆邑,並驅逐周王,“戎狄交侵、暴虐中國”,使得周王室和眾多諸侯國深受其害

戎狄蠻夷被誰消滅

春秋時期,周室衰微、諸侯爭霸,是個社會大動盪和戰爭大爆發的時期,但也是中國各民族走向大融合的時代。諸侯一面圖霸、一面“尊王攘夷”,華夏與戎狄的衝突和交往佔有十分重要的地位。

字常與西字連在一起(

西戎

),

字常與北字連在一起(

北狄

)。周人其實與戎狄有不解之緣,周人崛起於西北,有很深的西戎背景,與戎狄是老鄰居。如何處理與周邊戎狄的關係,始終讓天子和諸侯頗費腦筋。

春秋三百年,華夏與戎狄頻繁開戰,亦頻繁形成融合之勢,悄然改變著中華文明的發展格局和歷史命運。

春秋之世,衝突和融合中的華夏與戎狄

華夏與戎狄的重要分界線——長城

一、誰是華夏?誰是戎狄?

據載,華夏族這一稱謂是因夏朝的建立而產生的,華夏人又稱“夏”、“諸夏”,或者“華”、“諸華”,都有高雅、聖潔、顯赫、尊貴等美好之意。

“中國有禮儀之大,故稱夏;有服章之美,謂之華”——[唐]孔穎達:《春秋左傳正義》

按照左丘明、司馬遷等古代歷史學家的觀點,五帝同根、三代同源。華夏族的歷史,從炎、黃二帝開始,之後是顓頊、帝嚳、堯、舜和夏商周三代,在政治、經濟、文化各方面,代有傳承。

春秋之世,衝突和融合中的華夏與戎狄

華夏始祖——軒轅黃帝

在周朝之前,“華”、“夏”大都用單稱,從西周開始出現“華夏”的連稱——凡是講文明、懂禮儀,文明程度較高的,都是華夏。

周人眼中,華夏人不但冠冕博衣、大帶採飾,還居住在天下的中心地帶。與此相反,華夏四方的化外之民就是“蠻夷戎狄”。

在殷墟甲骨文裡,將四方部族稱“方”而不稱“戎狄”,可見商朝還沒有“戎狄”的稱謂。進入東周時期,華夏諸侯都擠在一起,形成了方位的概念,這才有了“東夷、西戎、北狄、南蠻”。

春秋之世,衝突和融合中的華夏與戎狄

在華夏人的眼裡,這些夷蠻戎狄都是不服王化之地,其人不懂禮義廉恥,見利忘義,好勇鬥狠。

戎人與周人血緣較近,與後世的氐羌有親緣關係,周朝的同盟姜姓各部落最早也是羌戎的一支。姜戎的酋長也說:

“我諸戎,四嶽之裔胄也。

”姬姓、姜姓兩大姓氏,都有一部分人既屬於華夏,一部分人屬於戎。

戎人居於中原西北部,以允姓之戎、姜氏之戎和犬戎最為著名,大體分佈在今陝西、甘肅、寧夏及內蒙古西部一帶。

狄人居於中原北部,

《山海經大荒西經》記載:“有北狄之國,黃帝之孫曰始均,始均生北狄”。

以赤狄、白狄、長狄最為著名,跟後來的匈奴、東胡有一定的親戚關係,大體上居住在蒙古草原南部和黃河流域北部。

戎人、狄人在地域上一西、一北,但其中有些部落遊移不定,中原之人對他們一會兒稱戎、一會兒又稱狄,其內部又分成令人眼花繚亂的小部落。他們各有君長、不相統一,經常侵擾周王畿和諸侯的疆域。

春秋之世,衝突和融合中的華夏與戎狄

二、華夏家門口邊的戎狄

立國之前,周人在隴西故土就與西戎各族相互雜處,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周人建國之後,就沒有擺脫過戎狄的影子。戎狄,眼紅於中原世界的繁華安樂,曾多次入侵華夏。戎狄不時的侵擾,成為歷代天子和諸侯們的心疾。比如周幽王,招惹來的就是西戎中的“犬戎”,最後落得身死國滅,西周變成了東周。

春秋之世,衝突和融合中的華夏與戎狄

周平王東遷後,戎狄們尾隨而至,與中原諸侯犬牙交錯,出現了

“戎逼諸夏,自隴山以東,及乎伊、洛,往往有戎”

的現象。

春秋時期,戎人瀰漫四處,東方的齊、魯、宋等國邊上有

戎州泗氏之戎

,周王室大門口的伊洛地區有

泉皋、伊洛、陸渾之戎

,燕國邊上有

代戎、山戎

狄人也見縫插針,湧進中原汪洋大海,

衛、邢、齊、魯

外圍,都有狄人。《左傳》記載,衛侯

''登城以望,見戎州。

”清代學者顧棟高也說

''蠻夷戎狄,猶錯處內地。

”可見當時,諸侯國出了自家城池,門外差不多都被戎狄給佔了。

春秋之世,衝突和融合中的華夏與戎狄

華夏周邊的戎狄

但戎狄之患最嚴重的還要數秦、晉兩國。

秦國繼承了西周舊地,也承擔了大部分西戎之患,

昆戎、綿諸、義渠、烏氏、朐衍之戎、大荔之戎、陸渾之戎

,常常突襲秦的邊地。晉國周邊,

姜戎、大戎、小戎、驪戎,揚、泉、皋落、潞氏、鮮虞、肥、鼓

等毗鄰環繞,晉國一度出現

“戎狄之民實環之”

的現象。秦、晉兩國,實際上也是在與戎狄的交戰中,越打越強的。

諸戎狄在黃河以北和太行山上週邊建立了眾多小國,勢力一度十分強盛,與中原華夏關係錯綜複雜,一邊鬥爭、一邊接觸。

春秋之世,衝突和融合中的華夏與戎狄

晉國周邊的戎狄

三、“戎狄之患”——春秋時期華夏與戎狄的衝突

春秋開始,戎狄氣焰十分囂張,不但滅掉了一些華夏小國,還多次進犯王畿,捉拿王臣、 焚燬王城、滅亡畿內釆邑,並驅逐周王,

“戎狄交侵、暴虐中國”

,使得周王室和眾多諸侯國深受其害。

春秋之世,衝突和融合中的華夏與戎狄

勇武善戰的戎狄

1、華夏諸侯所受的“戎患”

前716年,周桓王派王室大夫凡伯到魯國訪問。回國的路上,天子的外交使團在今山東省成武縣的楚丘地方被戎人襲擊,這是《左傳》中最早體現的一次戎患。

戎人的戰馬不斷叩擊諸侯的城門,他們先後侵伐鄭、齊、曹等國。前663年,山戎侵犯燕國,燕國靠著齊國派出的遠征軍才確保沒有亡國,著名的“老馬識途”故事就發生在這場戰役中。鄭、魯、虢等諸侯,受到鼓舞,打起精神來積極迎戰,阻止了戎族的入侵。

“為戎難故,諸侯戍周”

,諸侯開始了“尊王攘夷”之路。齊桓公聽從管仲之謀,召集了宋、陳、衛、鄭、許、曹諸國之君會盟,派出軍隊聯合抵禦戎人。這樣的大規模抵抗戎人的結盟共有九次,史稱“九合諸侯”。孔子感嘆:沒有管仲,我們都將變成夷狄了。

春秋之世,衝突和融合中的華夏與戎狄

齊桓公九合諸侯,尊王攘夷

晉國稱霸後,接過齊桓公“尊王攘夷”的大旗,團結諸侯共同防範戎人。前649 年,王子帶與周襄王爭奪王位,王子帶召戎人伐京師,

“夏,揚、拒、泉、皋、伊、洛之戎同伐京師,入王城,焚東門。

”晉國連忙出師伐戎,以救援王室。

此後戎人仍時有侵犯之舉,因秦、晉兩國的大掃蕩,兩國一起給陸渾之戎搬了家,陸渾之戎從西部遷來到了王畿腹地的伊川,給周王室帶來了新的威脅。

春秋之世,衝突和融合中的華夏與戎狄

2、華夏諸侯所受的“狄患”

前662年,《春秋》記載“冬,狄伐邢。”狄人入侵中原雖然稍遲於戎人,但其為禍更烈。

因狄人南下侵擾,前661年,齊桓公與宋、曹等國救邢。前660年,狄人也學會了戰略大迂迴,又突然攻打衛國。前659年,狄人滅掉邢國,邢國人潰敗南逃。隨即,狄人又攻陷衛國,繁華的衛國最後只剩下730人,國君都被狄人給吃了。

“狄人至,及(衛)懿公於榮澤,殺之,盡食其肉,獨舍其肝。”——《呂氏春秋》

齊、宋等國在黃河以南安置殘餘的邢國、衛國,以避狄難。狄人席捲南下之勢,攪得中原民眾不得安寧。

前650年,狄人進犯王畿之內蘇氏大夫的采邑溫地。但周天子因與蘇氏有私怨,便棄之不救,坐視不管,溫地最終被狄人所攻滅。前636年,狄人又攻佔了鄭國的棟地,王室又無動於衷。

春秋之世,衝突和融合中的華夏與戎狄

周天子袖手旁觀,很快就嚐到了苦果,最大的一次狄難就發生在周王室畿內。

周襄王與狄人聯姻,迎娶狄後。王子帶與狄後私通,企圖利用狄人的力量奪取王位。前636年,狄人攻打周襄王,襄王逃往鄭國邊境的汜邑落難,一批王室大臣被狄人俘虜,王室大亂。四年後,晉文公率軍擊退狄人,周襄王才得以回到王城。

趁著齊國衰落和王室內亂,狄人又在今山東、河南、河北交界地區發展勢力,以控制齊、魯、宋、衛等國,一部分狄人還越過黃河,成為與齊、秦、楚相提並論的強大力量。

春秋之世,衝突和融合中的華夏與戎狄

3、華夏對“戎患”和“狄患”的反擊

春秋時代,華夏諸侯相繼變革圖強,在戰爭中學習戰爭,不斷調整政策,逐漸取得對戎人的壓倒性優勢。

在戎狄為害中原之際,晉國開始朝周邊戎狄佔領地“啟土拓疆”,晉文公“作三軍以御狄”,逐步吞併東山皋落氏、咎如氏、白狄、潞氏等部,與晉國為鄰的狄人部落先後歸附,狄人在黃河、濟水流域的擴張也基本受挫。

春秋之世,衝突和融合中的華夏與戎狄

華夏諸侯的戰車軍隊

秦國雖被晉國所遏制,堵在函谷關內不能東出爭霸,因此轉而在西部用兵,“遂霸西戎”。前525年,晉國的荀吳率領軍隊消滅了陸渾之戎,在中原地區徹底解決了戎患。

此後,戎人在晉、秦的制服下與華夏大體保持著和平關係。到戰國時,秦國宣太后與義渠戎王私通,當時機成熟後,宣太后趁義渠王不備,詐而殺義渠戎王於甘泉,並派兵剿滅義渠殘部,從此徹底解除戎之憂。

春秋之世,衝突和融合中的華夏與戎狄

另一邊的狄人日子也不好過了。前594年,狄人伐晉失敗,反而丟盔卸甲,晉國派遣大夫趙同獻狄人俘虜於周王室。次年,晉國大夫士會率軍消滅赤狄主力,又獻狄俘於周。

此後,晉悼公採取“和戎”政策,用和平結盟、聯姻結親等多種手段,實施“疆以戎索”的社會變革,對狄人大搞“和平演變”,狄人開始走向衰落。

到了春秋晚葉,狄人土地大部分併入晉國,狄人降眾被晉國分賞給諸卿大夫和眾將。

進入戰國後,狄人中的一支鮮虞建立了中山國,於前296年滅於趙國,林胡、樓煩也被趙國打敗,從此狄人不再見於史冊。

春秋之世,衝突和融合中的華夏與戎狄

中山國疆域示意圖

四、“柔遠能邇”——春秋時期華夏與戎狄的融合

春秋初期,華夷之別區分明顯,強調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華夏人自視為衣冠文明禮儀之邦,歧視夷狄為野蠻人,甚至汙衊為“禽獸之人”。

但是華夏與戎狄,地理上的毗鄰、經濟上的互補,使得雙方在衝突不斷中又免不了相互影響。孔子就曾說

“用夏變(於)夷者夷之,夷而進至中國則中國之。”

民族融合已經成為人們普遍認同的一種大趨勢,隨著時間的推移,戎狄已與華夏族處於融合的前夜了。

春秋之世,衝突和融合中的華夏與戎狄

1、戰爭的兼併必然促進戎狄與華夏融合

戎狄和華夏一開始打的不可開交,但實力佔優的華夏諸侯後發制人,漸漸取得優勢,戎狄之地逐步化為了諸侯的疆土。

從春秋中期開始,伊洛地區、河濟地區、秦晉周邊地區的戎狄部落,一個個被諸侯國滅掉。到了春秋晚期,幾乎所有戎狄部落都不復獨立存在了。

直到戰國後期,秦昭襄王滅義渠之戎、趙國滅鮮虞之中山國,徹底消滅了戎狄,少量沒有歸屬的戎狄也遷徙到遠方去。

春秋之世,衝突和融合中的華夏與戎狄

這些狄人和戎人部落被劃入各諸侯國後,原來東一塊、西一塊零落分散的土地被連成了一片,人民也被諸侯國“編戶齊民”,原來的戎狄之人,搖身一變成了普通的秦人、燕人、齊人和晉人百姓。

最著名的歸化政策就是晉國立國以來一直實行的

“啟以夏政,疆以戎索”

,即在制度上用“戎”的世傳之“法”駕馭戎人,採用求同存異、寬厚包容的治國新政。

從居無定所逐漸到農耕定居,過去的戎狄之民漸漸有了土地、戶籍等意識,最終融入華夏。

春秋之世,衝突和融合中的華夏與戎狄

戎狄從遷徙遊牧,慢慢向定居生活發展

2、

相互的交往必然促進戎狄與華夏融合

“掌天下之圖,以掌天下之地,辨其邦國,都鄙,四夷,八蠻,七閩,九貉,五戎,六狄之人民。”——《周禮夏官職方氏》

“戎狄荒服”——《國語周語上》

在周人眼中,戎狄並非獨立於自家的統治體系之外,周王室將戎狄納入“五服制”最外圍一層,天子屬下職官的一項重要職責就是掌管戎狄之地。說明在主觀上,周王室一直是將戎狄看作是子民的。

春秋之世,衝突和融合中的華夏與戎狄

雖然一開始,用聲威與德行感化戎狄歸附更多是一種理想主義。但隨著戎狄不斷地向中原遷徙,華夏與戎狄,既有衝突又有融合,和平共處打交道必然成為大趨勢。

周邊戎狄最多的晉國表現最為明顯,晉獻公納娶戎族兩名女子為妻,大戎狐姬生晉文公重耳,小戎狐姬生晉惠公夷吾,還娶了驪戎之女驪姬等。

晉公子重耳流亡期間,在狄人的翟國避難多年,重耳和心腹趙衰各娶了一個隗姓的狄女為妻,趙衰和狄女生下的兒子趙盾還繼承了趙氏宗主。可以說,晉國公室的血統中含有戎狄的基因,也足以看出晉與戎狄千絲萬縷的聯絡。

春秋之世,衝突和融合中的華夏與戎狄

晉國面臨戎患最劇,兼併戎狄最多

春秋中期開始,戎狄開始頻繁的參與諸侯的會盟。《左傳僖公二十年》記載

“秋,齊,狄盟於邢,為邢謀衛難也。”

《左傳·襄公十四年》記載姜戎首領

“駒支不屈於晉”

,與晉國大夫範宣子在會盟上據理力爭。

晉國大夫魏絳曾對晉公說過“和戎有五利”,《僖公二十四年》》記載晉國國君與狄君一起田獵,

“其後餘從狄君以田渭濱……”

,這更反映了雙方上層統治階級友好往來的事實。

春秋之世,衝突和融合中的華夏與戎狄

春秋中葉以後,戎狄開始廣泛參與華夏諸侯會盟

隨著長期的相處和了解,華夏諸侯和戎狄部落彼此都逐漸認識到,和平往來對雙方都是有益的。

和平交往的加深,必然導致相互的瞭解和紛爭的減少,還促進了進一步融合,這也是戎狄與華夏最後走向統一的基礎。

春秋之世,衝突和融合中的華夏與戎狄

3、

文明的吸引必然促進戎狄與華夏融合

春秋之初,華夏與戎狄之分,不僅僅是地域之別,更尤其強調文化,更重要的差別在於語言、習俗和禮儀。

姜戎首領就曾說:

“我諸戎飲食衣服不與華同,摯幣不通,言語不達。”

但到了春秋中葉之後,隨著戎狄和華夏諸侯的不斷交往,華戎雜處,習俗禮儀相互影響,以周禮為代表的華夏文明對戎狄族產生了巨大的吸引力,這些原有的戎狄族部落也逐漸接受了華夏文化甚至被華夏文明所同化。

春秋之世,衝突和融合中的華夏與戎狄

諸侯紛紛嘗試對戎狄

“修其教不易其俗,齊其政不易其宜。”

比如,如何懷柔戎狄,華夏各諸侯國一般都願意採用修文德以招探遠人的文化招撫政策,《論語季氏》就曾有

“故遠人不服,則修文德以來之”

的話,指的就是這種文化招撫的政策。

自春秋中期以後,華夏族和戎狄的文化差異已經逐步縮小,很多的華夏族典籍傳播到戎狄族所居之地,戎狄的學者就曾經用大量的典故,給魯國的昭子介紹少皋氏以鳥名官的來歷,讓孔子感嘆“學在四夷”的重要性。

到了春秋末葉的孔子時代,當時的人們雖然仍有歧視戎狄的一面,但也認為戎狄只要接受華夏的文化禮俗,就可以被視為華夏。

華夏族在經濟上高度發達於戎狄,內附的戎狄在生產生活方式上也受到了華夏族的影響。華夏族嫻熟農耕,戎狄族擅長遊牧,先民們逐漸將兩者結合在一起,促進了農業發展,也使兩族逐步在各方面消弭了差異。

春秋之世,衝突和融合中的華夏與戎狄

戎狄逐漸接受了華夏禮樂文明

結語

春秋時期,華夏與戎狄的關係在

春秋前期(以衝突為主)

春秋後期(以融合為主)

,呈現出了不同的趨勢,在漸進和曲折中,由衝突走向融合,這種融合也為戰國後期的大統一創造了必要條件。

經過大融合,此後百年中,戎狄已漸為華夏諸侯所接受。

最遲至戰國中晚葉,華夏族博大精深的文化與發達的物質文明終於同化了戎狄族,戎狄與華夏已經融為一體,共同構成了早期中華民族的雛形

春秋之世,衝突和融合中的華夏與戎狄

成為新的華夏之民的戎狄,是華夏民族穩定發展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沒有融進華夏的那部分戎狄,以後成為匈奴、東胡的重要組成之一。

華夏族與戎狄族相互依存,相互融合,共同開發了春秋戰國時代的我國疆域,也共同創造了燦爛的先秦文明,戎狄之人給華夏文化注入新的因素,使華夏文明更為多姿多彩。

春秋之世,衝突和融合中的華夏與戎狄

—全文完—

我是優質歷史領域創作者【

任微言卿

進入主頁還有更多精彩。青梅煮酒,以史會友。

推薦文章

  • 商用廚房中的爐灶和蒸箱,你真的瞭解嗎?

    商用廚房中的爐灶和蒸箱,你真的瞭解嗎?自動炒菜機東方和利自動炒菜機是一款現代科技產品,透過自動化設計與製造,炒菜時只需將原材料放入鍋中,設定時間和火力,自動攪拌翻炒,為企業節約人力,提高產品質量,降低生產成本,多應用於大型食堂和中央廚房...

  • 六安霍山:黨建引領 強村富民

    霍山縣委宣傳部供圖在去年建成的“紅燈籠”辣椒種植示範基地裡,漫水河鎮道士衝村黨支部書記鞏衛國看著一筐筐剛剛採摘上來的辣椒,喜悅之情溢於言表,“今年受連綿陰雨天氣影響,一畝只能採摘紅辣椒500多公斤,但價格要比往年要好,現在鮮椒賣到3元一公斤...

  • 《凡人修仙傳》:蟹道人敗家,韓立自行凝練出上品道兵

    《凡人修仙傳》:蟹道人敗家,韓立自行凝練出上品道兵道兵分為許多種,據232章呼言老頭所說,奴僕修士、特製傀儡、強大妖獸、簽約天魔、器靈,等等,都可稱作道兵,韓立的豆兵屬於下三品的種植類道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