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藝術

深愛多年的男人突然成了自己的妹夫,而自己只能眼睜睜見證這一切

由 泉藝閱讀 發表于 藝術2022-09-09
簡介只是林思琪不明白,她明明是收到了妹妹的簡訊才趕來這裡,為什麼房間裡的人居然是穆文宇

林思琪這個名字怎麼樣

深愛多年的男人突然成了自己的妹夫,而自己只能眼睜睜見證這一切

午夜時分。

“姐姐,速來豔后酒吧救救我。1101房。”

林思琪一看到這條署名為自己寵愛十年的妹妹,林若依的簡訊,睏意掃空。

她立即從家裡奪門而去,攔車直踩酒吧街的豔后酒吧。

一進去,烏煙瘴氣的酒吧就讓林思琪蹙眉,來不及思考蹊蹺之處,她就坐電梯上了頂層,疾步直闖1101總統套房。

門沒鎖,她推開一看,套房裡的燈將這奢華套房照得亮堂,卻沒有瞧見林若依的半個身影。

“妹妹!你在哪……”

話音未落,林思琪就覺得呼吸困難,嘴巴被一個男人死死地堵住,他呼在臉上的濁氣都充斥著酒精的味道,顯然已吃醉到糊塗。

本是令人作嘔的氣味,可女人卻僵在了原地無法動彈,

畢竟強吻自己的男人是他——穆文宇!

那個讓自己嚐了暗戀苦果整整三年的男人!

這個吻讓林思琪心亂如麻,忍不住想要掙扎,但男人手卻不知何時撫上了她的腰肢……

“文宇……我們不能這樣……”

深愛的男人吻住自己,她本應欣喜若狂,可是她不能啊!

因為這個男人,已經和自己的妹妹在一起了啊!

他們深愛四年,自己怎麼能做這種事情!

林思琪用盡全力推開,他的胸膛卻硬如鋼鐵,根本推不動!

男人置若未聞,迴應她的只有急不可耐的吻。

“若依,我想要你……”

穆文宇的聲音深沉如古鐘好聽至極,卻因酒精上頭而嘶啞,聲音中似乎在極力釋放著什麼。

只可惜這句話的名字,讓女人聽後渾身的血液都霎時凝固住了。

文宇喊得……是她的繼妹,林若依的名字!

他們兩情相悅了,自己一直都知道,所以她才一直苦苦暗戀,從未與任何一人訴說過自己這份求而不得的酸澀。

“文宇你認錯人了!我不是若依妹妹,我是思琪啊!”

她怎麼能和自己妹妹心儀的男人發生關係呢!這不可以!

自己的良心會遭到日夜譴責的!

男人似乎完全沒聽見她的乞求,他的眼底一片迷離,雙眸卻紅如嗜血之獸,瞪得林思琪嚇得嚥了下唾沫,文宇的眼神向來深邃得讓人不易洞察,這很不對勁,他怎麼了?

為什麼一個自制力極強的男人今晚會喝爛醉成這般模樣,堪比禽獸……

“撕拉——”

肌膚在下一瞬突然暴露在寒風之中,林思琪身上單薄的衣物被男人粗暴地撕毀一分為二,她此刻像極了一隻誤闖狼群的羊,只能任君吞噬。

穆文宇的氣息糾纏著她的鼻尖,林思琪胸口傳來一陣痠痛,這一切洶湧如潮水的攻勢讓她城牆頃刻崩塌。

她又怎麼能抵擋得住穆文宇的攻略呢!

“文宇,不要這樣……”

林思琪用盡最後一絲理智抗拒,但還是沉淪在了男人的懷抱之中……

妹妹,對不起。

我真是一個不堪的姐姐啊……

只是林思琪不明白,她明明是收到了妹妹的簡訊才趕來這裡,為什麼房間裡的人居然是穆文宇!

“砰——”

一聲巨響!

二人都被這一聲熟悉至極的尖叫給生生拽回到現實中,“姐姐!文宇哥哥!你們……”

他們聞聲驚慌失措地朝門口看去,同時僵硬地停下了曖昧難辯的動作。

只見站在門口的人,居然正是她的妹妹——林若依!

深愛多年的男人突然成了自己的妹夫,而自己只能眼睜睜見證這一切

第2章 妹夫

林若依眼眶泛紅,兩道淚痕襯得她蒼白的小臉更為可憐,小鹿眸瞪得圓大,裡頭充滿了不可置信。

林思琪被她的目光直直地注視著,半個字的解釋都無法從嘴角蹦出來。

“你這個不擇手段的人!砰——”

男人被妹妹這一聲淒厲的叫喊驚醒,大掌無情地一推,林思琪就似一隻斷了線的風箏,生生地被拍飛到了牆上。

“依依,是這個人用了手段,她……”

穆文宇看到門口的林若依哭得泣不成聲,下意識地就想走近抱住她,只可惜林若依卻避男人如什麼凶神猛獸一般,後撤了正正一大步,

她雙目空洞而害怕,斷續帶著抽泣的質問從貝齒中發出:“姐姐,你為什麼要這樣設計文宇哥哥?故意灌醉他,還找人欺凌我!剛剛我被他們……”

“什麼?”聞言,二人異口同聲地喊道。

“姐姐,你何必裝出一臉的無知,迷茫……”林若依期期艾艾地哭喊道,破音顯得更為崩潰,

“明明就是姐姐你讓他們……來欺負我!他們扇我巴掌,羞辱我的時候,電話裡都說了,是拿思琪姐的錢奉命行事的!”

穆文宇聞言微徵了一下,他深邃的眼瞳已經掃射了林若依上上下下,

妹妹右臉被扇得紅白相應,身上、脖頸上都有斑斑點點的欺辱痕跡,包括那雙纖細的胳膊,也留下了緊錮強行掙脫的血痕……

這一切痕跡都比話更直接地闡釋了剛才在林若依身上發生的所有。

林思琪瞪大雙眸,難堪地靠在牆上,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是你做的嗎!林思琪!”

穆文宇眼底已經恢復了清明,臉上滿是暴怒地吼道,那樣大的嗓門連名帶姓,震得女人一驚,

“不!不是的!妹妹!我今晚是來救你的!”

林思琪連忙解釋,她被男人盯得有一瞬間失神,心不由驚懼,從口袋裡掏出來自己的手機。“我……我有證據,今晚有簡訊讓我來1101救若依……”

話還沒說完,她的手機已經被人一把奪了去。

林思琪氣還沒有緩上一口,穆文宇就勃然大怒地將手機砸在地上,螢幕都碎了,“你的資訊箱根本就是空的!你在把我當傻子糊弄嗎!”

資訊箱是空的……怎麼可能,她從來沒有刪簡訊的習慣。

女人顫顫巍巍地跪在地上拾起手機,指尖戳著破碎的螢幕,竟然真的一條資訊都沒有,她呼吸一滯,自己已經沒有其他的證據了……

“你這個惡毒的女人,連親妹妹都不放過!甚至,還敢對我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

穆文宇被女人啞口無言的反應惹怒了,將林思琪像拎垃圾一般拽起,前半晚還流連自己身子的大掌此刻正掐實著她的脖頸。

“咳……咳!”男人力道之大,她快要窒息了!“不是……我沒有……是你失控地想……我……”

“呵!”穆文宇似聽到了莫大的笑話一般,不屑地冷笑,“我和若依真心相愛四年,下個月就訂婚了,沒想你作為她的姐姐,居然敢這樣爬上我的床!林思琪,你讓我感覺到無比噁心!”

深愛多年的男人突然成了自己的妹夫,而自己只能眼睜睜見證這一切

第3章 不知悔改!

“文宇哥哥,快放手!你會掐死姐姐的!”

臨危之下,竟然還是林若依開口救下自己,林思琪心如刀絞,今晚的事孰真孰假,都是她對不起妹妹啊!

穆文宇聞言,不情不願地鬆開了手,冷眸看著林思琪似瀕死動物一般墜下。

如獲新生,林思琪的嫩手攥緊了那殘破的衣角,她還有一線希望。

“若依……今晚的簡訊是你發給我的,你可以和文宇作證……”

“姐姐!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林若依眼眶泛紅,淚痕幹在臉上,“為什麼我會有你這麼一個不知悔改的姐姐!”

她複雜的目光掃視了情慾未散的二人,眼神中僅剩下失望和悲涼,憤怒地摔門而去,

“若依!”

穆文宇來不及拽林若依的手腕,套房的門險些砸傷他的鼻樑,他再也顧不得聽林思琪的辯解,骨節分明的手已經握上了門把。

“文宇……”

林思琪叫停住他,她還是希望男人能信她,哪怕只有兩成。

“住嘴!”男人冷冽的俊臉上盛怒到崩皮,沒有太多的表情,只可惜雙眸透出了他對女人徹骨的厭惡,

“不要再喊我的名字,如果不是因為你是若依的姐姐,今晚你連爬,都爬不出這酒吧!”

說完,男人踢腳就是對準了女人的腹部,不留餘力地踢了一腳,她腦袋就這麼磕在了桌角,吃痛到她繃緊了後背也無法讓視線重新聚集,

淚眼朦朧,林思琪最後看到的一幕就是穆文宇毅然決然離開總統套房的背影。她的雙目逐漸渙散,似丟了整個世界,

自己苦苦四年的暗戀,就在今晚徹底告破,她欲哭無淚,

她的雙手緊緊攥拳,眼底蘊含憤怒:到底是誰!是誰謀劃了這出可笑可悲至極的鬧劇,弄得她遍體鱗傷!

穆文宇……

他們之間再也沒有可能了……

林思琪跌跌撞撞地回到家,天還只是矇矇亮,她打算躡手躡腳地回房,卻沒想到開啟家門,客廳一片亮堂。

沙發上,林家和穆家的長輩,都端坐在會客廳,他們目光聚集在她的身上,灼燒著她的身子,往下,再往下……

“思琪,你昨晚……”

說話的正是一個儀態端莊的貴婦,穆文宇的媽媽何琴。

林思琪一聽呼吸微滯,她趕緊瞥了眼落地窗前自己的身影,只見衣服早被穆文宇撕成破衣碎布,暴露在外的肌膚都佈滿了密密麻麻的吻痕,

長輩一看,心照不宣。

林父丟不起這個臉,連忙將身上的大衣套在女兒身上,他的聲音痛而生悲,“思琪,你告訴爸爸,是誰欺負你了!”

何母是穆文宇的媽媽。她雖然出身名門,但世家親和,林思琪生母在世時更是她的好閨蜜,向來待林思琪如親生女兒,

她收起了一臉愕色,同樣安撫道,“思琪,只要是你喜歡的,不論是誰,咱們做長輩的都會給你做主,綁也把他綁來同你結婚!”

看著林父何母這般心疼又悲切的目光,林思琪有一瞬的失神,正欲開口,卻被一道哭得沙啞的女聲截胡,“姐姐!你昨晚到底為什麼會出現在文宇哥哥的套房裡!”

深愛多年的男人突然成了自己的妹夫,而自己只能眼睜睜見證這一切

第4章 好,這婚我結!

一句質問如巨石,在賓客心裡激起千層浪。

林思琪猛然回頭,只見一步之遙的玄關口站著的正是穆文宇和妹妹若依。

“思琪……難道昨天晚上你是和文宇……”

何母說到一半連忙止住,說多錯多,會客廳裡太多隻耳朵聽著了!

眾人誰不知道文宇和若依兩人相愛四年,在下個月就要訂婚了,所以他們兩家才會相約在此,就是為了商量訂婚事宜的!

林思琪的呼吸有些急促,她不敢回答。

穆文宇冷冷嗤笑一聲“怎麼,林思琪,昨晚你都用了什麼手段自己不清楚嗎?怎麼現在不敢說出口了?你說啊,你倒是全都說出來啊!”

林思琪被吼得渾身一顫,雙唇打顫,發不出一個音節。

“你這個混小子!”林父頓時明白三人間混亂的關係,抬手就是要一拳掄向穆文宇。

“爸爸!別打文宇哥哥,是姐姐!是姐姐她給文宇哥哥下了迷藥……”林若依情急之下,將最不堪的話給說了出來。

眾人們瞬間石化,慌忙告退,剩下了何母、林父,及糾纏不清的三人。

會議室的賓客們奪門而逃,何母林父身為名門長輩卻管教出這麼一雙子女,自然也一併成為了笑柄。

林家只剩下他們了,

“文宇,下個月,你和思琪結婚。”何母語氣冷淡,有著一份強勢命令。

“什麼?”三人聞言神色各異,脫口而出的話倒是一致。

林父心疼地瞟了面色如土的姐妹一眼,心又氣又痛,不怒自威道,“來人,把大小姐、二小姐都帶下去。”

不結婚,思琪的名聲就毀了!此事傳開後,世家名門都會願意娶思琪為妻!

就算她做的事情讓家族蒙羞,可到底也是自己的女兒啊!

林若依和林思琪都還沒反應過來,人就已經被家中傭人架進了不同的臥室裡。

林思琪瘋狂轉動門把手卻只是無用功,門已經在外頭被鎖上了。

沒想過事態會惡化成這般不可收拾,她用盡全力拍打房門,聲嘶力竭地喊道,“爸爸,何姨!你們聽我解釋,昨晚都是誤會!我和文宇不是你們想的那樣的!”

直到拍至掌心脹痛依舊無人理會,林思琪身子消耗掉最後一絲力氣,癱軟在地,只剩下恐慌不安,以及深深的自責。

自己現在是真的毀了妹妹一生的幸福了!

她掩面而泣,雙腿抱膝,怎麼辦,穆文宇該恨絕了自己了…

會客廳房門一關,林思琪的聲音被阻擋得乾乾淨淨。

“我不會和思琪結婚!”穆文宇拒絕得很徹底,還有種不可言喻的堅定。

“今日你們當眾丟的可是林穆兩家的臉!堵住他們的嘴只有一條路可行,那就是你和思琪結婚!”林父氣錘紅木方桌,茶杯裡的水都撒了幾滴。

“如果不是她下藥,我根本不會碰她!”

“生米煮成熟飯,賓客們也已經走出了門,他們有眼睛有嘴,不出明日就會風雲滿城。你不娶思琪,明日咱們穆家臉往哪裡擱!你今天不娶也得娶!”

何母語氣裡同樣有著一股不容置喙的味道。

“思琪若依都是我的女兒,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穆文宇,你敢做不敢認,這是在逼林叔我翻臉啊!”林父怒不可揭,看那鐵青的老臉,似乎下一瞬就要氣得掀桌子。

氣氛緊張拔霄,三人都僵持不下,

最終,還是穆文宇開口打破了僵局,他態度發生了一百八十度轉變,冷笑道,“好,這婚,我結。”(未完)

書名:滿身傷

作者:泉藝閱讀

文章來源於微信公眾號【泉藝閱讀】(已授權),侵刪。

著作權歸作者所有。商業轉載請聯絡作者獲得授權,非商業轉載請註明出處。

推薦文章

  • 馬克華菲屬於什麼檔次呢?

    馬克華菲(FAIRWHALE) 手錶男機械錶國潮方形全自動雙面鏤空時尚男表瑞士品質運動防水腕錶送男友¥428京東購買馬克華菲系列產品涉及服裝、鞋、包、皮夾、手錶、香水及配飾等各領域品牌系列,尤其是在休閒領域中,它是新生活觀、新著裝觀的潮頭導...

  • 與香港區花可沒關係的紫荊樹

    可是看到‘四季春1號’紫荊樹開花的時候,,整個樹的枝條都是紫紅色紅色花朵不大,密密地擠滿了枝條,怎麼看都跟香港區旗上的紫荊花沒有一點相似之處,不禁有些疑惑,難道這兩種紫荊不是同一種花嗎...

  • 吃香喝辣丨古人是有多變態?

    三斤糧食一斤酒,在那個時代能夠能天天大塊吃肉大口喝酒,或許得是思聰公子才撐得起吧...